栏目导航
○新闻动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地址: 厦门市大唐世家
当前位置:主页 > ○新闻动态 >
通背武狮简介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7-06-16
     洛阳通背武狮在有武术之乡称呼的洛阳军屯村世代流传。该村耍狮子的历史至少可追溯至明代,其狮舞传人至今已传至十四代。该村居民祖上以武功立身,精通四面八方通背拳和多种作战阵型,能够“立兵伍,定行列,正纵横”。现在该村居民,绝大多数的家庭都从事或参与过狮舞活动,历代男性几乎都会武术,“喝口军屯水,都会耍耍锤,吃口军屯饭,都成钢铁汉。”他们把武术与狮舞巧妙结合,把狮舞与战阵糅合在一起,经过历代艺人的不断研究摸索,军屯武狮逐渐形成了自己表演粗犷大方,刚健洒脱、传神细腻、技巧娴熟和以武术为根基,以战阵为框架的独特风格而成为我国北派武狮的优秀代表。建国后,该武狮社多次参加各级民间艺术活动并获得殊荣,为弘扬民族文化,发展优秀的民间艺术作出了特殊贡献。   
     通背武狮由两人扮演。一在前边“顶狮头”(简称“头”),一在后边“拱狮尾”(简称“尾”)。表演时有一只单独上场的,演阵法时多为两只或多只“狮子”一齐上场;在“狮子”前边,有一“回回”(“逗狮人”)拿着绣球、或刀枪剑戟等领着“狮子”表演。
     通背武狮分青、白、红、黑、黄基本五色,狮脸用古代宗教面具技术刻画与京剧脸谱有异曲同工之妙,表现着狮子的不同个性。
     通背武狮的大纛上写着:“武化昌明”。对旗上写着:“礼守博爱,义护大同”、“武狮光芒耀北辰,握奇壁垒镇南溟。”通背武狮演练八方阵时,其兵部分四正、四奇。四正:旗上分写“天、地、风、云”;四奇:左青龙旗上写“孟章神君”、右白虎旗上写“监兵神君”、前朱雀旗上写“凌光神君”、后玄武旗上写“执明神君”、中握奇黄旗上写“三军司命”。充分显示着通背武狮继承古代战阵,高扬正义武文化的不朽宗旨。
     洛阳通背武狮有“地摊儿”、和“高摊儿”(即登岳)之分。“地摊儿”在地上(包括放在地上的桌子、凳子或其它道具上面)表演,而“高摊儿”则要在板凳等搭制的楼台上“空中作业”。
通背武狮的表演动作有:
     1、打。主要是“回回”与“狮子”打。“回回”常拿刀、枪、剑、戟、棍、锤、三节鞭、三股叉等兵器,做出砍、削、刺、撩、拨、抡等动作,“狮子”则相应而躲、闪、退、逃、滚、卧等等。我村有“坐叉王”之称的唐天顺表演的坐叉,就特别受人们的赞赏。
     2、耍。包括“回回”执“绣球”逗引“狮子”追逐、翻滚、摇头摆尾、卧地或登高(上桌子);两只“狮子”(也有一大一小者)互相嬉戏,如撕咬、挠痒、抖毛、舔毛、打滚、翻筋斗等。
     3、蹿。即蹿过象桌子之类的障碍物。桌子可一张,也可两三张并排。“回回”先从上面蹿过,“狮子”随之。要求“头”与“尾”配合默契。“头”腾身上桌时,“尾”一手抱“头”腰,一手在桌面上迅速一“点”,便将整个身子送过桌子。过时,还要在空中做四十五度转向,以便落地能够站稳。
    洛阳通背武狮表演时,都有一定的套路,尤其是武打时候耍兵器的与狮子必须密切配合,耍战阵的时候,各兵部之间要协调互动,狮阵一体。整场表演讲求气势连贯,节奏鲜明。“回回”与“狮子”配合有致,互相照应;无论亮相、造型、还是场面调度均给人以粗犷、优美、和谐、活泼和舒展的震撼感觉。
    通背武狮“地摊儿”和“高摊儿”不仅表演单个狮子的武术打斗,而且能用多个狮子表扬祖上传下的进攻型、防守型的战阵。进攻型的战阵有:“锥形阵”,由至少三只狮子组成的前锋尖锐、两翼坚强有力可以在狭窄的正面攻击、突破、割裂敌人的战斗队形。“钩形阵”是锥形阵两后翼加强后的战斗队形。“雁形阵”是五只狮子横向展开,左右两翼向前或向后梯次排列的战斗队形。防守型的战阵有:“梅花阵”由五只狮子在地面或在梅花样的半高台战阵中表演。我们的“八方阵”,由于狮子有限,四正兵部只用“天、地、风、云”旌旗标示方位,没有狮子参与打斗。战场上四正兵部通常是用以执行国君总的战略意图的部队,四奇兵部则是将领按照战场情况灵活使用的兵力。战场上既会用正又善于用奇才是国之良将。但大多将领都善于用奇兵表现自己的军事才华。我们武狮跳八方阵也喜欢用“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、握奇黄”五部奇兵,机动灵活地表现战阵的诡异奥妙、壮阔伟观。
     通背武狮的楼台表演区均是用高杆、梯子、绳子和板凳等物搭成几米至十几米高的、活动范围极小的“表演场地”,“回回”和“狮子”在上面做出各种精彩表演。其项目有:
    1、摞板凳:在桌子上两横、两竖、呈“井”字型地累板凳,多者可累至二十四根板凳。“狮子”上到顶端后,要将板凳一条条地撂下来(又称“拆井口”)。
    2、上老杆:在地上直立一十数米高的木杆,四周用粗绳固定,顶部绑有椅子或板凳。“回回”和“狮子”顺绳子爬上去,在椅子或板凳上表演各种高难度动作。有的艺人上“老杆”时,不是手脚并用,而是上身仰起,仅用脚踩着绳子往上走,如履平地。技艺之高令人叹为观止。
    其它如“秋千”、“梯子”、“天桥”等项目,虽道具不同,但“玩法”差不多,均是艺人在无任何“保险”(不束“保险绳”,亦无“保险网”)的情况下,进行各种令观众提心吊胆的表演。高空表演时,“回回”多表演“徒手倒立”、“头顶枪尖倒立”(艺人称“朝天一柱香”)、“金鸡独立”、“探海”等不易使身体保持平衡的动作。我村活狮头唐秋顺能在十几层板凳架起的椅子背上立竖儿后,头朝下饿虎扑食半空翻身后轻巧落地。;“狮子”则走、站、卧、“咬板凳角”、 “转椅子圈”“探身扑食”和“互相嬉戏”。我村活狮尾王明发明会旋转的狮尾,表演时狮尾适时旋转成为洛阳狮舞界的一绝。通背武狮的表演者,既要有扎实的武术基本功和高超的武狮技艺,又要有过人的气魄与胆量。另外,在表演高空节目时,地面的配合者猛敲狠击大锣大鼓,三眼铳、梢子棍和着鞭炮声响成一片,再加上人们齐声呐喊,口哨声声,从而造成一种令人既兴奋又紧张的气氛,以给登高表演者壮胆助威。为加快放炮速度,我村铁掌王四成,用火药堆放手心点燃指间夹持的大纸炮,手却毫发无损。其举动骇人听闻,匪夷所思。
 
     洛阳通背武狮一般先耍“地摊”,再“登岳”。军屯村民世代保持着年节、祭祖等特殊日子舞“狮子”的传统,并不断进行狮舞形式、内容以及技巧的探索和创新。明清以降,随着河洛民间社火文化的发展,通背武狮舞以其鲜明的造型、高超的表演技巧和战阵粼粼的独特艺术风格,而成为洛阳狮舞的代表。现在正在挖掘整理中的军屯通背武狮从道具,到表演内容,虽然不能与明清鼎盛时期相比,但狮子皮,大鼓,钗、铙、钹、各种演出服装、道具,一应俱全。有理由相信,随着挖掘整理工作的深入进行,和威尔武塾对狮舞人才的成功培养。不久的将来军屯武狮民间艺术展示活动中,将不断显示出雄厚的实力。
 
     基本特征
     剽悍雄强、沉稳大方、惊险粗犷脸谱化的洛阳军屯狮舞属我国典型的北派武狮。它不是以故事情节、顽皮、诙谐的动作来表现“极富人情味”的“拟人化狮子”,而是通过大幅度、粗犷、刚劲有力的武术打斗动作来塑造狮子艺术化的威武雄姿,再现狮子威武刚烈的气质和勇猛、矫健、灵异的神态。表演时舞狮人全身披包狮皮,紧凑的外形既具仿真性又便于表演各种高难度的动作。引狮人“回回”以古代武士装扮,手握彩扎绣球,通过“筋斗”、“爬蝎子尾儿”(身子倒立,双手撑地并行走)、“吊毛”、“虎扑”以及刀枪剑戟等武术技巧逗引狮子表演各种进攻型和防守型的阵法。洛阳军屯武狮套路丰富,技巧武术功夫性强,除在地面或方桌上表演外,还能在高摊儿表演惊险、撼人心魄的“狮子扑食”“狮子换头”“转椅子圈”“踩朝天凳”等高难度动作。
    历史价值:洛阳狮舞诞生于北魏时期,是我国史料记载的最早的狮舞,与我国现在流派众多,异彩纷呈的各类狮舞的形成、演变和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,军屯武狮作为洛阳武狮的代表,它对研究我国狮舞的起源及发展演变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。
    艺术价值:洛阳军屯武狮套路众多,内容丰富,技巧性强;表演剽悍雄强、沉稳大方、惊险粗犷;道具制作讲究独到的宗教面具性与戏剧脸谱有异曲同工之妙,红、白、黄、黑、青五色狮子脸形各异,极富宗教神秘性与戏剧唯美性。在表演各种高难度动作时极具震撼性、观赏性;在我国民间民族舞蹈中具有极高历史价值、人文价值与艺术价值。
     社会价值:洛阳军屯武狮历史悠久,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。洛阳周边地区的许多民间狮舞队,像大理王、茹凹等的狮舞技艺都是军屯通背武狮“活狮头”唐秋顺传授的。另外广东、四川,以及马来西亚、英国、等地的武术团体都曾到军屯来学习交流武术和狮舞表演技艺,这其中尤其与马来西亚雪莪醒狮团交易最深。洛阳军屯武狮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,在各类节日和喜庆活动中,洛阳军屯武狮是最受人民群众欢迎的民间艺术形式之一。对其进行保护、研究和发扬光大,对于弘扬优秀民族文化,增强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,维护民族团结,均有着重要的社会价值。
濒危状况
      洛阳狮舞自北魏时期形成至今,经历了发展、繁茂和衰退的过程。据1985年统计,洛阳市九县共有五百多支“舞狮队”和四千多名“舞狮”艺人。市内老城、廛河、郊区等区和矿山机器厂、棉纺厂等大厂里亦有“舞狮队”。每逢春节、元宵节或其它喜庆日子里,洛阳狮舞都是街头、广场上最为常见和最受人们欢迎的文娱活动形式之一。目前,在现代文化和市场经济的冲击下,洛阳狮舞艺人的数量及开展活动时间都在日益减少,洛阳武狮的代表——军屯武狮,也面临艺人断代、技艺失传的危险。在军屯狮舞队内,70岁以上的老艺一人,50岁以上的艺人十余人。具有高超狮舞技艺的艺人年龄严重老化,传承狮舞技艺后继乏人。因缺乏必要资金,多年来洛阳军屯武狮队的陈年道具,破旧损坏严重,难以更新。更不要说恢复以前神秘的面具狮子造型了。由于最后一个制作武狮面具的老艺人王天祥的逝世,面具狮头的制作几成绝响。为了省事,现在现买的道具与其它狮子已没有甚么差别,这也极大地影响了村民“耍狮子”的热情和狮舞活动的正常开展。幸运的是,威尔武塾教师王书成通过大量的走访和深入细致的研究,面具狮头制作技术的挖掘已有了眉目。另外,他对原始狮舞战阵的研究也收获颇丰。不久的将来,通背武狮将恢复它古老的身形,使其更具戏剧性、观赏性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面八方通背拳研究会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0.11.30.